Saturday, April 30, 2016

Guatemala isalbel ---Panama Jurutungu coffee 從瓜地馬拉到巴拿馬咖啡奇想


坐在對面的他的世界只有低頭才看見、手指滑動的平板世界,我呢?一口接著一口,啜飲著還在炊煙裊裊的黑咖啡,從第一杯的瓜地馬拉依莎貝莊園到第二杯的巴拿馬等待師(?),覺得有點無聊,但戲還是得演下去 ; 瞄向對面沙發座的年輕小情侶,應該也才20來歲吧,兩人靠得那麼近,一邊喝著咖啡一邊低聲細語,嘴角輕揚地,甜蜜得很。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了,音樂也從輕爵士到純鋼琴演奏再帶些搖擺的藍調,重複播放。要做些甚麼好呢?這個週末的咖啡館怎麼出奇的安靜?客人流動率不高,否則還可以看下館內的人忙碌的樣子。

嗯,瓜地馬拉依莎貝莊園這杯咖啡喝起來很有甜感,入口即感受其滑順度,香氣反而少了一般會有煙薰,果酸溫柔的表現著,直到尾韻漂亮的來個深甜結束,但口感的厚重卻不是我喜愛,有點想念衣索比亞呢。輕輕淡淡地,滋味。

可是總不能一直喝衣索比亞,我跟老闆說過,我想試完黑板上的豆子 ; 昨天喝了巴拿馬等待師的白蜜處理,感覺很不錯,再來一杯要喝甚麼好呢?

哈欠也忘了打了多少個?怎麼可以悶成這個地步啊?為甚麼當年從來沒有發現眼前的他是那麼安靜呢?以前約會時,雙眼總是直視著我不放,問他,他說 : 每天都是不一樣,所以要細看我每天的變化。
也對。這種情話,誰不會說呢?年輕嘛。 
可是,結婚了,一切就真的變不一樣嗎?  

嗯。其實到底有多久我們沒有好好聊天了呢?平時忙著工作,小孩顧著顧著,也有屬于他們自己的世界了,當初無意間發現這家咖啡館時,我就一直想甚麼時候也帶你來看看、喝喝咖啡,悠閒過個屬于我們的週末,是誰說咖啡館是年輕人的世界呢?看!很多上年紀的朋友也喜歡往這裡竄啊!喝喝咖啡、聊聊生活、談談忙碌,這人生啊!可以過得寫意一些。

我后來加點了巴拿馬等待師的日曬處理,說實在地,我看不懂這些豆子的名字,又國家又甚麼的,但老闆總會耐心解說,有聽沒有太懂,沒有關係,多聽應該慢慢就會明白了。

巴拿馬等待師日曬處理的香氣比瓜地馬拉搶眼多了,嗯,香氣要怎麼形容呢?好像很熟的果香,是甚麼果呢?我翻看餐譜上的豆單介紹 :  龍眼乾  蜂蜜 花香,若香氣帶花香的話,實在想不起是甚麼花了。對了!有多久沒有收到花了?除了初一十五偶爾會買花敬佛之外,他送我花是多久之前的事?結婚前?那麼多年的事了。

咖啡入口的香氣讓我心情激蕩了一下,沒有那麼苦悶了,我嚐試也把咖啡遞到你面前,試看看,這杯咖啡很不錯呢!香氣還蠻特別的,你稍抬起頭,把咖啡送入口,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小口,只說了句 : 嗯 !沒啥興趣的繼續又滑向你的平板電腦。

只好專心地喝咖啡,我真的覺得這咖啡很妙嘿!甜甜地,對。像吃著龍眼乾的感覺,愈喝愈有味,蜂蜜嘛,還真捉不著啊!

兩個小時過去了,我再嚐試跟你說話,但你還是點點頭,不多話,省字到只是 : 嗯、可以啊,一句沒一句的應著,然后逮到機會就躲回你的世界去了。我們之間怎麼會變得那麼無聊?

雷聲驟響,接著就下起雷雨來了,這下不好了,想離開也沒辦法。

無聊足矣,就在那一秒,我決定從包包拿出耳機接上平板電腦的耳機插孔,打開我的戲劇世界,注入我過盛的豐富情感情懷。


等一下,再來一杯巴拿馬咖啡,好嗎? 


Monday, March 14, 2016

越南咖啡Vietnam Cau Dat Coffee --記第一場馬拉松


說真的。這才算是我人生第一場馬拉松。雖然真正的馬拉松是42公里,而我參加的是13.5公里,可說只是1/4的馬拉松而已。

去年同樣的主辦單位,報名參加的里數是10公里,當時的身體狀態說來實在有點糟,連續病了好幾個月,差一點就無法參加了,最后還是抱病上場,為的是自己第一次報名參加的馬拉松,不想就這樣放棄。成續當然不好,一邊跑一邊咳嗽一邊氣喘,最后3-4公里還是用走的,幸得當時友人琳的一路相陪,否則還真不知如何走完它。

今年的這場馬拉松雖說半年前報名,但真正投入練習則是三個星期前。(為何突然醒悟這事,待日后再紀錄)

昨天清晨4時許起床,和猴子先生簡單吃了黑芝蔴醬塗歐式五谷麵包,就出門了,想煮杯咖啡是不太可能之事;到現場熱身不久就跑了(這次是男女先后分開跑),首一公里用了7分鐘完成時,我內心暗喜,覺得只要不急,按步調往前跑就可以在自己預設時間內抵達,但另一方面也笑自己天真,若13.5公里可以以這個速度完成的話,就直接參加半馬拉松好了。

跑馬拉松最煎熬的時刻應該是在最后2-3公里,體力已近秏損狀態,甚至膝蓋、腳踝、腳趾開始產生痛及無力的感覺,但意志仍不允放棄,一直不斷地告訴自己,很快地、很快地、快到了!無視大腿、腰背接近無聲抗議引發的痠軟,就是要快樂的完成它。

哈!我記得走進公園,剩下最后不到一公里時,耳邊傳來MONO的Ashes In The Snow,那熟悉又迴腸盪氣的旋律,讓我瞬間熱淚盈眶,覺得有它來做Ending,真好!自己都感動起來。(除此,當時也有一秒閃過為甚麼這首歌會突然出現?明明是聽著Haruka Nakamura的Twilight 啊!)

最終以1小時58分完成13.5公里,每公里平均用了8分32秒,距離預設時間還有一段距離。只好寄望下一次可以再努力。

跑完馬拉松回到店裡繼續煮咖啡,下午不太能撐了就提早回家休息,睡了3小時,起來剛好晚餐時間,看了些電視節目及一部電影--聶隱娘,倒頭再大睡一直到今早11時。整個人感覺癱瘓又瘓散。

外出午餐回來后,其實腦裡一片空白,癱軟在床上想繼續睡卻又覺得不對,如果跑完馬拉松心情是那麼的糟糕,而這糟糕的感覺是源自于受不了身體關節的痛楚,那是不是不應該再參加了?

沒有答案。

我去煮了杯李大威從越南帶回來純阿拉比卡 Cau Dat 的高海拔淺中培咖啡,邊喝邊寫著這篇文章,文章沒寫完,咖啡已喝完;香氣一直溫和著,入口清爽如棗般的深甜,喝到最后宛如嚼完巧克力留下的甘美。

心情,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