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4, 2008

消費文化產物


周日。去找學長學姐,故其名是為了拿電腦,實際上,買了一包咖啡豆,想去孝敬兩老。自備了「好日子」牛奶,帶齊器皿到他們的新家。
回到家,學姐說肚子餓,要先外出吃飯,回來再喝咖啡,后來去了她說的「顛覆鍚米山新村人的舊街場咖啡店」。
她說,這個號稱消費文化商業下的產物,讓加影鍚米山新村的老人家有了不一樣的夜生活。

他們不再流連舊式咖啡店、美食中心,他們每天晚上九點多,就盤踞在這個大馬消費文化產物下,翻閱著夜報,喝RM2.30一杯的白咖啡。
在大馬這個發展中國家,全球化的商業核板式的消費產物如星巴客的市場消費群就難以鎖在這群吃飽沒事做、空等閒、借助只會荼毒閱聽人思維的夜報來消耗晚間空餘時間的新村老人家。

在這個消費文化產物下,我們每人各點一份餐飲。
當我在想加點雪糕而又要求等用餐完后再上桌時,服務生竟然「要求」我用完餐后再加點好了,否則廚房忙不過來無法根據要求而提早上桌。
我以無聲息地嘴形對著學長說了一句「麻煩」,服務生馬上回應說不會麻煩啊,因為他們真的無法確保餐點上桌的時間性。
我反問,這是你們的服務嗎?他還是那句「廚房忙不過來......」雖然如此,他還是很有禮貌地在離開前把點菜單收回去。

學長說:這是沒辦法的,因為這些都是消費文化模式。像這種連鎖店的經營模式,只能刻板地根據一種模式進行工作。
我說:那和機械有何分別?他說,對啊!這就是一種機械式的消費文化。

以后,我的咖啡店絕不會開連鎖,也不會請這種服務生。
他們就開始笑我:嗯....以后你咖啡店的顧客永遠都是那三五幾個固定的粉絲,坐著裡面等上半小時,等你慢慢磨咖啡、慢慢用虹吸式煮單品咖啡...
我說:本來就是啊!進來喝咖啡的,當然不應為了赶...喝咖啡是品嚐。

后來,去他們家,我真的開始慢慢手磨咖啡、煮熱牛奶,手打奶泡....弄了兩杯拿鐵。(大約也才花了20分鐘)
喝畢。他們說:果然真的很好喝。跟星巴客有得比嘿!
我說:拜託!我的咖啡怎能和星巴客比呢?我這可不是機械式的消費文化產物。

10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同事都做到鸟酱,你还有闲情喝咖啡?开玩笑。

我觉得服务生没错。反正你是用完餐再吃雪糕,那等用完餐再点也不迟呀!

如你所说,喝咖啡不应赶…那吃雪糕为何要赶?

服务生态度算好了啦。你说麻烦,他也没反驳,还是很有礼貌地在离开前把点菜单收回去。

也许是老板的错,明知生意好,就多请几个厨房佬啦!

看到我说话的口气,猜到我是谁了吧!

反對全球化 said...

這個準備稿上市的「咖啡店」,一個插頭都沒有,原因是不要你霸著位子免費上網太久。

星巴客也好,什麼舊城市咖啡店也好,都是資本主義社會的典型例子。

不是hl牛奶 said...

「反正你是用完餐再吃雪糕,那等用完餐再点也不迟呀!」
這句話就有問題了,在一個講求服務的領域裡,顧客是有權利要求餐后再上桌,而這更是飲食服務界真正應有的服務態度。

他們這種「文化」就跟快餐文化沒分別,只是一種消費文化。

反對全球化,
我也認同這樣不健康、不健全、沒有人性下產生的全球化主義。
甚麼東西嘛...

可是,我還是偶爾會去星巴客..

不是HL牛奶 said...

我非常感謝在這裡留言的「兩個」自稱匿名的朋友,大家針對課題在這裡探討、交流,的確是一件樂事。

我也希望進來看的朋友是開開心心,覺得我的文章寫得還有點趣味。

不過,實在不是很歡迎留下「莫名奇妙」又不是很善意的匿名者。
如不介意,我想,我會選擇刪除..

在此,先來個「預告」!謝謝。

葱头 said...

管它烽火连天,牛奶妹,让我约你去喝咖啡。

葱头 said...

匆匆赴约乃去年下月的事
所约之人今已做官
果真天有不测之风云
人有霎时之蛋挞

Anonymous said...

臻,几日不见新作品,很忙吗?

刚跟朋友喝jiu回来,想睡了,还是心挂挂,上来留言才睡得安心。

酒瓶

不是HL牛奶 said...

葱頭,你亂講。記得3月峰火天,我們不也偶遇在火箭屋?還共進了人潮洶湧的午餐.....
不知覺,都來到4月了...

酒瓶,
半夜三更醉醺醺,不要到處亂留言。

Anonymous said...

臻,周一是你周假吗?(问爽的)

这一天工作顺利,真的欣赏虾姑及麾下的团队精神,当然包括臻。

我方若不要切割得太清楚,相信对工作有所帮助。

周日版多人少,周一人多版少,同样四个字,心里的激荡却不易调适。

葱头那小子口花花,千万别让他得逞。

不知葱头会归队吗?

今晚半醉……

酒瓶

葱头 said...

牛奶妹:那“偶遇”一词诗意十足。我不约你了,我要我们再偶遇,在人潮中一挞即着。

酒瓶是哪位同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