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1, 2008

收到 Coffee Dripper


當福建人說福建人最班乃時,
我想說:海南人重情重義比一切都重要。

謝謝你。一海之隔的佩佩。
把一個承諾通過航空寄到金馬律黃澄澄的大廈。
在你看來,可能舉手之勞。
在我看來。沒有理所當然。

銘記在心。
我真的。很。感。動。

23 comments:

三川他妈 said...

pp你偏心你不懂我也是很喜欢喝咖啡的咩你不懂我也很山龟没看过这等款的咖啡咩呜呜呜你偏心早知道那天教你写的是我的名字

我是珮珮 said...

ok ok看在你教我寫牛奶美女的名字上﹐我下次買給你﹐就3個好不好?比牛奶美女多一個﹐你不要跟她講哦~

不過﹐那是過濾咖啡的紙哦~你不是喝3 in 1咩?

我是珮珮 said...

牛奶美女﹐那便條紙是我臨時臨急隨便寫的(也不懂有沒有寫錯你的名字)﹐完全不代表我平時的“王羲之字體”﹐你竟然貼在這裡﹐很丟我的臉哦~哇哈哈

我不敢買太多﹐怕你覺得不好用。若效果不錯﹐你下次再說﹐我有去就買給你。

葱头 said...

要是牛奶妹有空给我泡杯咖啡然后我们在宁静的下午在我家的露台慢慢喝就好了
虽然我不爱咖啡
但是我爱牛奶妹
娃哈哈

娃哈哈~~中囯牌子牛奶 said...

葱头:

你不爱喝咖啡
你是爱吃豆腐

你班乃 said...

福建人是班乃的。福建仔就很班乃,我只有他一半班乃,我只有一半福建血統,雖然同學都說我像日本仔。

所以說,福建很班乃,不信?去問一問uncle lim。

hokkien said...

對,福建人就是最班乃的。

不是HL牛奶 said...

三川他媽,別看不開嘛。不過喔...你教錯pp寫我名字喔。

我的名字是有草字頭、金字邊的。(改過名嘛)

pp,我還沒有嚐試。不知好不好用,因為少所以都不捨得用唄。但用過后一定告訴你..
可是我又要通過寫另一篇 來告訴你嗎???

葱頭,
謝謝你愛牛奶妹。
牛奶妹很愛咖啡。

不是HL牛奶 said...

「當福建人說福建人最班乃時,
我想說:海南人重情重義比一切都重要。」

大家都忘了一句,我要強調的是:最班乃不重要。

hokkien said...

就像同樣是海南人的宋家三姊妹一樣有情有義?

我是珮珮 said...

呵呵三川他媽沒有教錯只是她太遲回覆我所以我寄了以後才知道你有草但我們都不太肯定你有沒有金

喜歡就好好不好用都沒有關係不用寫出來不然我荷包又要破洞了哇哈哈

我只是知道海南人出名kopi而已

不是hl牛奶 said...

嗯。我欣賞宋慶齡。無論為愛。為國。

pp,
我剛去試用了。emmmmmmm
它有點和我想像不一樣....因為......原來,它真的只是一個袋...
它要自己放入咖啡粉的???????

我以為...它裡面就有咖啡粉的...
不過,沒關係,幸好我有咖啡粉。:p

酒瓶 said...

佩佩,几时回来探班?

我是珮珮 said...

牛奶妹﹕我之前有說過﹐是過濾袋子而已﹐沒有咖啡在裡面啊。。。呵呵讓你空歡喜一場。

(三川他媽那你還要麼??)

酒瓶﹕請問大俠貴姓?我每次都是匆匆趕回吉隆坡﹐所以都沒時間上東方坐坐。其實﹐也是怕上去了﹐你們讓我坐冷板凳。呵呵。

酒瓶 said...

佩佩:
东方的高层当我们是笨七,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佩佩:
我是夜班那个安哥呀,你忘了吗?

酒瓶 said...

佩佩:
东方的高层当我们是笨七,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佩佩:
我是夜班那个安哥呀,你忘了吗?

我是珮珮 said...

哦。應該知道。得空會回去看大家。你可別端冷的凳子給我就好了。

mag said...

那天和你用過了,就覺得杯子口不可以過大,不然就不合size了哈哈。
還有酒瓶兄:我喜歡你那句「東方的高層當我們是笨七」呵呵,這是事實啊。

酒瓶 said...

東方的高層當我們是笨七,這句話我跟佩佩開玩笑的。

千萬別當真,不然我會被殺頭的。

怕怕。。。

美麗師奶 said...

喂喂喂,雖然我是師奶,但是我也愛咖啡的~~但是一個人喝總是顯顯地,什麼時候也送我一包?
那個佩佩也很久沒有來拜訪我家了。

我是珮珮 said...

美麗師奶我其實有常去看你的只是你家總是要登陸所以我才潛水而已我也很想念你好啦好啦下次去買咖啡“袋”的時候一併買給你

荒凉。儒 said...

zzzzzz...睏卡好...

睏卡好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