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0, 2008

一縷煙



頂著大太陽的早晨,我賴在床上無法起床。
醒在天氣轉陰中午,弄了杯卡布奇諾暖肚。
翻看著村上的尋羊,突然就很想去水族館。
剛好大雨來了,我決定為自己再煮杯黑咖啡。

不加糖。不加奶。純喝著。

咖啡杯裊裊地升起一縷煙........
捉不住。摸不著。碰不到。停不了。
它。代表了甚麼。
就是甚麼。吧。

2 comments:

荒凉。儒 said...

zzzzz...

原來水族館是這樣來的。

不是hl牛奶 said...

原來,也沒有甚麼水族館是可以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