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9, 2009

和咖啡和客人相遇

看回最后一次寫的關于咖啡,卻原來已來到了漸涼的七月。
兩個月沒有在這寫任何文字,是因為過去兩個月都在炎熱的天氣下忙著。

不這麼說,我也不懂有甚麼理由是「有新意」的。
剛好這兩天的天氣陰陰、濕濕地。是個很適合喝咖啡的日子。

我在豆原工作了4個月,卻沒有在這裡交上我那段日子的零零落落。很多事情我們可以掌握,但更多是無法掌握。我沒有想過在4個月后會離開豆原,但轉眼間,我已離開了。
日后會轉為兼職,如果一切允許。

太多太多的不允許與允許。
我從來沒有去計算我該站在允許或不允許,我只是很隨意地讓自己。站著。


收集了一些關于在豆原和咖啡和客人相遇的片段。

*
我很愛藍山。印象中,喝過一次。它是讓我愛上虹吸式咖啡的導師。
很久很久,都沒有機會再喝。也不記得它的味道了。

儘管市面上說了很多關于它的故事。
我在一天啃讀《咖啡道》的時候,那是一本我在台旅行時逛二手書店時毫不猶豫買下的知識書,我發現了藍山調配法。
我不以為然。但我記下了它。

有一天。我把它調製了出來。
我興奮得跳起了舞。
有一天。我煮了一杯給狼人喝。
然后。我跟他說:噓。請不要告訴任何人我會煮這樣的咖啡。


**
這些天,我喝了很多咖啡,及咖啡因。

每次煮一杯咖啡,會自己小嚐一口,確保味道;每一天也會煮一杯給自己當獎賞,心血來潮,又會胡亂調製一杯。
希望有一天在餐牌上能有一杯「臻咖非」,大受歡迎。

每天好像可以看盡無數的人與人。
一張吧台。
它讓我覺得自己就像命運輪的推手。
把坐在吧台前的人、吧台另一方的人、或同坐在吧台的陌生人緊緊連起來。
那種感覺是很奇妙的,但同時又存在著許多許多的過度關係。

***
好久沒那麼瘋的「玩豆子」了。
SUM朋友的哥哥帶來了7種豆子,一個夜班的日子,一行六人,試了7種咖啡豆。
從嗅豆子、啃豆子、磨豆子、FILTER后的咖啡。再后來瘋狂地也來虹吸式咖啡。

根本就是一場咖啡交響曲吧。






****
下午阿roo和他朋友來,還帶來很多片供咖啡館替換的咖啡CD,后來狼人也來。

大家好像很努力在喝咖啡。
我也很努力在煮咖啡。







*****
今天,有人坐在吧台上,說他要最苦的咖啡,因為人生已經很苦了。
我問他那平常喝怎樣咖啡啊?他說雙份濃縮義式咖啡。不加糖不加奶。
我于是煮了一杯偏苦的曼特寧。
他喝了后說,好,但沒有很苦。
我回他說,既然人生很苦了,何苦還要喝更苦的咖啡?

他于是說,雙份義式濃縮咖啡的苦才能展示男人喝苦的耐力,虹吸式的只能讓女人專美。
我笑笑說,何來男人女人之分呢?它只不過在展示人生裡有的甘、苦、酸。。

他靜靜地、似點頭又像搖頭。
不知認同或不認同。
臉上像似笑又不笑。

換個心情喝咖啡吧。
只要你不執著于它的苦。
它。可以很美妙的。

******
一位台灣人在中午時分來到豆原,坐在吧台前,看了一看完整的menu。
然后說:「給我一杯曼巴,我從高中就開始喝曼巴了。」
我抬頭看看他,你不是本地人喔!
「對,不是。」
「那你要strong一點的還是一般?」
「一般就好。」

「如何?有讓你想起台灣的日子嗎?」
「能夠在這裡,喝這樣的咖啡,好幸福喔!」

其實,在問他的時候,我小喝了一口,覺得很好喝。
好像很久沒有這般的香淳,耐喝。

在豆原開始工作的那段日子,我很喜歡亂亂調豆子找客人喝,其中曼巴是我最喜歡的混豆單品咖啡。

然后,不知何時開始,我忘記了這個玩意兒。

*******
如果我真的能只單純的煮咖啡。
那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

5 comments:

Calvin.L said...

冒昧路過﹐是否有咖啡能治療被拋棄內心傷讓人能安眠入睡﹖

婉君 said...

朋友,我很喜歡看你寫咖啡的文章,很臻很隨意,就像我所認識的妳!

不是HL牛奶 said...

calvin.L,
拍照無法療你失眠症?

婉君表妹,
謝謝你棒場咯.....隨意也不是每個人能接受吧...
無咖啡真的提不起精神啊 ....

Calvin.L said...

拍照是興奮劑﹐拍下的是種記錄﹗
不斷看著變質的照片就是悲上的回憶不斷從現。

不是HL牛奶 said...

再過一段日子,你重看的照片就不是悲傷,而是一種福了.....

每件事情都是一個過程,而過程總是會經過開心、傷心.....最重要是,從這過程裡,你體現了怎樣的人生...

喝咖啡,不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