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8, 2009

海南人咖啡店 Ice Hainam Coffee

我一個人遊蕩在中央藝術坊,感覺出奇地陌生。記不起我當年很喜歡這裡的感覺,剛好今午收到劉先生的短訊,問我old china是否是在中央藝術坊那間?我后來剛好到那裡,走完整間沒有靈魂的藝術坊,可以告訴他他心目中那間old china 應該就是我在茨廠街那間。

一個人繼續遊蕩,擦身而過的舊樓很多似曾相識,無論翻新或守舊,我試圖尋找記憶的片段。在一間舊樓咖啡店前,我停駐,踏進第一腳步,彷彿啟動記憶的輪齒。

整間咖啡店僅有我一個女生,引來眾目眼光,我不明所以。找了個位子坐下,我點了杯「冰咖啡」以圖驅熱。

環顧四週,看到二樓的樓梯口、從右側門柵折射進來的陽光、馬路對面的Bar Council........我恍然大悟這間擁有70至80年歷史的茶餐室咖啡店,是我N年前常跑法庭時,用午餐的落角處。

所以,眼前的印裔都是西裝襯衫筆直、咖啡店的員工都是上了年紀的老臣。

我就這樣,又掉入時光裡,我想不起咖啡店內的一景一物,但我記得我們(與當年的戰友)總是在高朋滿座的午餐時間,到樓上用餐,點「海南雞飯」。

我看著那個樓梯口,壓抑著想上樓的沖動,在這個近下午4時的時候,我必須偽裝這種突兀的行動。

所以,我只能靜靜地,看著店內的光與影,然后跟其中一位老臣子借報紙看,被他反問:借一次要付15令吉。

看完還他時,他還真說「15塊,謝謝!」然后就「收工回家了。」

進進出出,開始在店內掃地、抹地的沒有驅逐意思,一直到把鐵柵門拉下,老闆才徐徐走過來問,你付錢了嗎?
我說沒有。他說:就15泰銖吧!
「啊?」「泰銖15就等于塊半咯!」

后來,閒聊之下,才知全店的老臣子都是「海南人」,老闆、員工突然全部跟我講起海南話,我一時回不過神來,根本就聽不懂,只有一句是懂的,那就是說「Bong Ka」。

離開前,我把自己久違的冰咖啡喝完,因為它真的很好喝。即便冰塊與咖啡溶至最后,從吸管吸吮的最后一口,它還是飄著咖啡的香。

這是從第一口你就會知道它是杯好咖啡一樣的珍惜。

踏出店的最后一步,老闆還是跟我說我聽不懂就只聽懂兩句的海南話,后來他跟我解釋。那時,我真正感到身為海南人卻不會講海南話的慚愧。

是的。我覺得無地自容。
華語儘管是我們的母語,但自家的方言更是我們的根。


5 comments:

我是珮珮 said...

噢这里我记得
那年的法庭岁月
已经远去

咖啡屋 said...

岁月不留人啊。。。。店员工,和那的报纸的的伯伯都很搞笑。像这样的店面越来越少了。

美麗師奶 said...

我也曾經在那里耗上一段日子,那快樂且多年前的跑法庭歲月~~

BL said...

我很喜欢那间老咖啡店
有看到墙上挂着的披头四海报吗?
我喜欢楼下的那个侧门和楼上的高高的窗
还有就是老式柜台,站着白发的伯伯(现在还有吗? )
哈哈~以前在KL 上班时喜欢到那里

不是hl牛奶 said...

看來這裡真的成為很多屬于那個時代的我們的記憶。。
只是,一切如昔的現在,何時就會告一段落?

朋友們,有時間就去喝杯咖啡吧!很多東西很快就會成為真正的過去....如果...

bl,
他們、一切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