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3, 2009

我在森林喝咖啡 Norwegian Wood Coffee House

我留台3年,沒有去過挪威森林,但一直記在心中。覺得它是美好的。印象中經過也是老舊的,以前友人就在對面的「巴黎公社」打工,會說都沒甚麼客人,像要倒閉似的。

唸書時實在沒錢去咖啡館消費一杯價值120元的咖啡。知道這家咖啡館是因為它和村上春樹的書名一樣。所以跟自己講在離台前一定要去,但后來還是沒有。

闊別4年半。我再次踏上台灣的土地。抵達第一天,第一波寒流到。10度。隔天和友人就約了去公館。因為這個一直都沒有達到的心願。

印象中,挪威森林是台北咖啡迷朝聖的地方,以前也是很多頹廢作家、左派青年常去的,從書、雜誌裡說的老闆阿寬是個怪里怪氣的人,但好像也蠻不錯,會跟常客交流。

推門而進,裡面坐滿客人,距離吧台有點距離,選了張最靠近門口的座位。點了杯「維也納卡布奇諾」,萱則點「拿鐵」再加一個義式 cheese cake。

熱乎乎的卡布奇諾表層是冰冷的奶油。喝了是兩種觸感,像之前在illy喝的,只是,不同的是:這杯卡布奇諾是甜的。
它是加了糖的卡布奇諾。
儘管不是我喜歡的甜,但咖啡真的很香,夠淳。
店裡的馬克杯都印上不同的插圖。萱那杯是小紅帽。我看到隔壁桌的有梵谷的星夜、也有畢卡索的自畫像等等。

或許是周日,人潮很多。

它是我來台的第一家咖啡館,卻沒有給我多大的感覺,是因為我是旅客的身份嗎?還是它不一樣了?
歐式裝潢、燈火、桌椅都是新穎的,一切看起來那麼的冷,只有在我推開門的那一秒聞到咖啡館都會有的熟悉油煙味以外,一切都是冰冷的。

即便在寫這篇的時候,我也停了很久無從下手,覺得自己或許應該再去一次,感受一下。然而不小心瀏覽到一篇文章,才知道原來那家經營十多年的老闆阿寬已在07年結束營業了。
之前有去過的朋友,它還是你記憶那家嗎?
而這家「海邊卡夫夫」,聽說也是老闆阿寬之前開的分店。
最后都統統結束轉讓他人了。

7 comments:

An•D said...

classic!

bl said...

miss there ...too

愛爾蘭 said...

如果你不熟,阿寬講話時不太看人,如果你順眼,阿寬會請他的新發現。

阿寬離開後,挪威還是挪威,森林已不再森林。

上面那張場景和三張特寫照,沒錯的話應該是280巷本店。下面那幾張,應該就是溫州街和台電大樓旁邊的“分店”。

火候調理,溫溫的杯底是愛爾蘭咖啡的激情威士忌,一分。往上七分咖啡,奶油也只能佔一分,最後一分,虛。

透徹的玻璃杯,黑白分明,很少眼光能穿透愛爾蘭咖啡三色。如果不小心透射出去,Tom Waits會在對面等著你。

Tom Waits是健康的,阿寬是頹癈的。

阿寬調的愛爾蘭咖啡最好,或許是因為他不喝酒。

曾跟你相約挪威森林,可你沒聽見。

不是hl牛奶 said...

照片都是在本店拍的。
除了溫州街的海邊卡夫卡。

后來我也去了海邊卡夫卡。卡夫卡比較年輕有活力,或許因為叫烏鴉的少年本來就有自己的活力與主見。

相約之請,不是沒聽見,只是時空錯失了。

不是hl牛奶 said...

還有,我本來去海邊那天想喝愛爾蘭,可惜后來還是沒有。

會去試一下。

陳櫟 said...

我在臺灣的日子,竟然也沒去過挪威森林也~ 沒關系,美好會等待的,我想。呵呵。有一天我也開一間,到時候請你喝咖啡。

李臻 said...

哈哈哈...寫部落可以寫到有人請喝咖啡..我是何其幸運啊!!!!

我一定會把這篇好好保留起來..

先謝謝你了.. :)